成都脱口秀素描:假如生活和你开玩笑 你就讲个段子给它听

  本报记者李婷

  “站在台上,你笑了,我就赢了。”每次登台之前,成都女脱口秀演员普拉斯都会这样暗自较劲。脱口秀,这种发源于西方的语言艺术谈话类节目,近年来随着网络综艺《吐槽大会》《奇葩说》《脱口秀大会》等大红,再次走入年轻人生活中。

  如今在成都,约有30位脱口秀演员,分布在不超过5个俱乐部或运营团体内,他们每周定期组织开放麦(面向公众开放的脱口秀日常训练交流场次)、单口喜剧脱口秀,偶尔也邀请到李诞、呼兰、ROCK、周奇墨等全国知名的脱口秀嘉宾助阵。他们把生活经历变成一个个段子,令观众捧腹。

  1 场场接力

  脱口秀演出像音乐节

  最近,成都脱口秀界令人难忘的一件“大事”,大概是几周前在梵木创艺区举行的“2019接励城市喜剧节”了。2天里,8场单口喜剧、2场sketch(短剧),2场乐队演出,2场脱口秀拼盘。成都脱口秀演员上了主力去热场,武汉、重庆、西安的脱口秀演员来客串,《吐槽大会》第三季成员呼兰、2016年中国脱口秀戏剧季冠军石老板等10多位国内知名脱口秀选手坐镇。

  2000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戏剧爱好者打“飞的”在此相聚,现场笑声此起彼伏。从夏天熬夜看球赛、中年危机同学会、北漂堵车骑行电动车、个人情感经历,到成都太古里街拍现象、当红明星饭圈文化、网络创业环境,脱口秀演员们能聊的话题有很多。上一场演出结束还在清场整理,听下一场表演的观众,早已在门外排队等候。场场接力像在音乐节等歌手一样乐此不疲。“头差点给我笑掉了。”“线下脱口秀太有意思啦。”“独乐乐不如众乐乐。”不少观众抑制不住自己的快乐在社交网络发状态。

  “回本了。”本次活动主办方过载俱乐部老板方小天在活动结束后,略显疲惫又欣慰地说道,这个票房对相对小众的脱口秀文化来说并不容易。

  方小天是成都摇滚乐队GOINDOWN的成员,因为喜欢脱口秀,与志趣相投的成都本土脱口秀群体结缘。这次他利用自己做乐队的演艺资源,首次将音乐节模式运用到脱口秀表演中。

  在喜剧节上,年轻人买300元的通票,可以看到更多元的脱口秀类型,或者在场地外的生活市集里聊天、休息、消费,当然最重要的是,可以选择看自己喜欢的脱口秀演员表演。

  2 痛点变笑点

  脱口秀演员多是兼职

  在成都看脱口秀,开放麦最低只需要象征性地给1毛钱,正式演出大多数价格也在几十元左右。“毕竟市场在初期,主要以培养观众、训练演员为主。”方小天说道。

  价格的亲民也意味着收入微薄,因此在成都做脱口秀的演员,九成是兼职。平时的工作,也是他们创作的源泉。他们中有学校教师、创业者、外卖小哥,也有编剧、广播电视台工作者。有的人练习脱口秀以后,口才越来越好;有的人抱着交朋友与找爱好的心态,调剂一下紧张的工作状态。

  电子科技大学教师罗丹,自称是郫都区的伍迪艾伦,他讲的许多脱口秀故事,都发表在微信公众号“真实故事计划”上,是多篇“100000+”非虚构作品的作者。今年5月,他把自己“队友”蔡师傅的故事,写成了一篇名为《当一个抑郁症患者决定去做脱口秀》的非虚构作品,在第二届非虚构写作大赛中入围前五。

  蔡师傅是广西北海人,早年在武汉大学学新闻,后来肄业。他因为前女友来到成都,经历了欠债等风波,当上了外卖小哥,生意好时月入过万,人生低谷时患上抑郁症。蔡师傅是成都最早一批坚持讲脱口秀的人,他还把自己患抑郁症去医院就诊编成段子:“有人说抑郁症就像是心理上患上了重感冒,但没想到我生活中就诊也是像看感冒一样。”门诊医生问他:“吃了这个药会咳嗽是吧?”他回答:“是的。”医生继续问:“有自杀倾向是吧?你现在觉得呢?”面对这个有点儿啼笑皆非的问题,他回答:“刚刚没有,现在有点儿了。”引得现场观众一阵爆笑。

  “线下脱口秀的魅力是面对面交流,但也略带一点冒犯性。”普拉斯说,不少选手会把朋友圈的吐槽、地域标签、感情受挫、北漂创业经历等不如意的事情,编成一个个段子讲给观众听。“比如我自己那个相亲的段子,就是根据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写的。好在成都的观众很包容很捧场,乐乐呵呵的。”

  3 呼唤原创力

  更多素人加入“吐槽大会”阵营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