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战经典“胜利之吻”男主走了,接吻时女友正在他身后-国际新闻-齐鲁晚报

2月17日,美国海军老兵乔治·门多萨(George Mendonsa)辞世,享年95岁。

你也许不知道这个名字,但一定见过他的身影。

门多萨是著名照片“胜利之吻”的男主角。他身穿海军制服,亲吻白衣护士的场景,一直是二战胜利的经典影像之一。  

美国时间1945年8月14日,日本宣布投降。尽管还没有签署正式的投降书,但是,美国纽约的街头上,已经到处都是庆祝胜利的人群。

人们情难自抑地奔跑欢呼,陌生人互相拥抱亲吻,整个城市陷入狂欢。

《生活》杂志的摄影师艾森斯塔德背着他的相机,走在人流中,寻找适合拍摄的场景。

他拍了很多张,但都不满意。

这时,他注意到一名水手在随机亲吻女性。当这名水手抓住一抹白色的时候,艾森斯塔德连拍了四张照片,记录下了护士被亲吻的那一刻。

他说,“如果她穿着深色裙子,我就肯定不会拍照了。”

与他同时,美军摄影记者维克托·乔琴森也拍摄下了这一场景。但他所拍摄的照片,没有艾森斯塔德的照片那么出名。  

亲吻陌生护士的,是当时22岁的门多萨。他是在太平洋战区服役的一名美国水兵,休假回家,当天正与女友丽塔约会。他们在看的电影还没有结束,就听到了“日本投降”的消息。

门多萨回忆说,“我顾不上没看完的电影,就出来加入到了狂欢的队伍。”

他们在酒吧喝了些酒以后,来到了时代广场。在充满激情的氛围中,门多萨把女友忘在身后,亲吻了遇到的护士。在当时的照片里,还能看到丽塔在他身后,看着他们亲吻。

这件事并没有影响丽塔与他的感情。后来,丽塔成为了他的妻子。

事实上,由于醉酒,门多萨完全忘记了这件事。直到1980年,《生活》杂志发起活动,寻找这张照片的两位主角,他才发现,照片中的人是自己。  

被抓住亲吻的,则是由奥地利来到美国的格蕾塔·弗里曼。当时21岁的她并不是护士,而是一名牙医助理。

对弗里曼来说,那本是寻常的一天。她照常去上班,换好自己白色的制服。但在工作期间,她就发觉不少就诊的患者喜形于色。

午饭时间,弗里曼从位于列克星敦大道的办公室走到时代广场。“突然间,我被一名水手抓住了,”她回忆道,“那其实不太算得上一个吻,而只是一种欢庆的行为。”

她说,“整个过程都是他在热情地亲吻我,我并没有回应他。”

弗里曼并不知道自己被抓拍了,直到20世纪60年代,她才知道照片的存在,并从衣服和发型上认出了自己。  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资料图:格雷塔·弗里曼1939年的护照。(家属供图)

这个亲吻结束得也很突然。

门多萨放开弗里曼,醉醺醺地走向地铁,丽塔跟在他身后。

弗里曼则走回她的办公室,没有告诉任何人她的遭遇。

他们都以为不会再重逢。

不过,1980年《生活》杂志寻找两人的活动,让他们再度见面。在一次采访中,弗里曼提到,她和门多萨会互致圣诞贺卡,但他们“并非会见面的朋友”。

两人最后一次会面,则是在2012年8月14日的时代广场。  

1945年拍摄这张照片时,由于摄影师忙于捕捉身边的各种场景,并没来得及询问他们的名字。

因此,多年来,男女主角的真实身份一直是个谜团,有不少人声称自己才是被拍到的人。

在1980年帮助两人会面的那期《生活》杂志中,共有11名男性和3名女性认为,自己才是照片的主角。杂志的图片编辑利兹·容克说,有太多人告诉他们“那是我”,因此他们完全不知道谁才是真的。

纽约的退休警探卡尔·穆斯卡雷洛,和洛杉矶的退休小学老师伊迪丝·沙恩,分别自称是这张照片中的水手和护士。2005年8月14日,这两人在根据照片所建的雕像旁边亲吻,重现了当时的场景。

不过,根据《亲吻的水手》一书的作者所述,面部识别技术和高科技的法医重建技术证明,门多萨才是照片的男主角。相似的技术也证实了弗里曼的身份。  

在拍摄了这张照片后,艾森斯塔德继续他的职业生涯。作为一个颇具盛名的摄影师,他共计发表了2500多份图片报道,其中92张照片被选为《生活》的封面。

1995年,艾森斯塔德去世。

女主角弗里曼在1956年与一名二战老兵结婚,搬到了马里兰州。生下一儿一女后,弗里曼重返校园,开始缓慢地重拾自己的艺术学业,于1981年毕业。她随后从事书籍修复工作,还创作自己的画作。

2016年,弗里曼去世。

1946年,在门多萨从海军退役后,他和丽塔结婚,并重返入伍前的职业——捕鱼。他和丽塔育有一儿一女,三个孙子,和四个曾孙。

2019年,门多萨去世。

二战胜利距今已经有74年了,这场得来不易的胜利,其参与者多数已逝,见证者也逐渐老去。

但被镜头所定格的这一刻,洋溢着胜利的喜悦、欢庆的浪漫,已经成为了经典的历史画面,永恒流传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