遭裸照威胁女孩未火化 捐肾肝眼角膜5器官救人

原标题: 遭裸照威胁女孩未火化 捐肾肝眼角膜5器官救人

  “男生被刑拘的消息警察没有通知我们,是我们从媒体那得知的。”

  “从小韩器官捐献完,学校那边再也没有人来过。”

  “男方那边电话没人接,一直联系不上”。

  11月22日是福州自杀女生小韩(化名)躺在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院太平间的第四天,也是距离福州市长乐警方通报涉事男生小郑(化名)被刑拘的第二天。

  出租屋不足30平 十几个家属挤三张床

  22日这天,福州阴转小雨,天空中飘着些许雨丝,密云和雾气混在一起,灰蒙蒙一片。

  19日晚上,小韩的器官摘除手术结束,遗体经过入殓师装扮后,安置在医院的太平间里。今天是小韩待在太平间的第四天。

  太平间在医院的北门旁边,从这里出去,穿过马路和一座石桥,再步行百米,是一幢幢老旧居民楼,约在7层左右。住在这里的,大多是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内的病人家属,每个楼层约有十来个铁门,每个铁门后面是不足30平米的小房间,有厕所,也有厨房。居民楼周围,是十数栋正在兴建的大楼,施工声音穿透居民楼墙壁,仿佛就在耳边。小韩的母亲庄女士和其它亲属,也租住在这里,已经住了快半个月。

(居民楼下便是正在施工的工地,而周围都是这样的在建大楼)

  (居民楼下便是正在施工的工地,而周围都是这样的在建大楼)

  记者在小韩表哥庄先生的带领下来到他们的临时住处,一路上庄先生异常熟悉道路情况,过马路时候还能一边和记者介绍目前情况,一边淡然穿行在车流间。一进门,小韩49岁的母亲庄女士瘫坐在床上,身体倚着墙壁,眼眶里还噙着泪水,神情恍惚,已经不记得自己当初怎么来到这间租房。

  这个不足30平米的出租屋,两张大床和一张铺盖挤满了所谓的“客厅”,仅留下不足一米的过道,过道旁还贴墙摆着一张桌子、一个衣柜和一张椅子。“在外面住宾馆一天就要一百多,太贵了。实在没办法,我们就租了这个房子,几个人挤一间。”庄先生介说,这间屋子的租金是一个月850元,而医院附近便捷酒店的价格大多在一晚上200到300不等。

(庄女士的临时住处,三张床铺,一张桌子、一个衣柜、一张椅子基本占满了房间)

  (庄女士的临时住处,三张床铺,一张桌子、一个衣柜、一张椅子基本占满了房间)

  11月4日,小韩从长乐区医院ICU转入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ICU,母亲庄女士和一众亲戚无处可住,在医院的楼道里对付了几天。待到小韩的表姐赶来后,才租下这间屋子,让庄女士有地方休息、也让来帮忙的亲戚有个落脚地。现在租房里只有小韩的母亲、表哥及舅妈,但在刚开始的几天里,来看望她的十几个亲戚都一起挤进这个30平米不到的房间。

  在采访过程中,窗外施工的声音时不时“砸”进来,采访被打断,庄女士的哭泣、哽咽、平静也被打断。

  父母七年前离异 母亲靠打零工维持生计

  “我跟他爸爸感情不是很好,离婚的时候,我有征求我女儿的意见,她说她尊重我们的选择。”

  2012年,小韩的父母和平离婚,父亲主动放弃抚养权,这时候小韩刚上高中。“离婚后我们三个人关系还是挺融洽的,小韩在县城上学的时候,她爸爸经常去接她。”在得知女儿出事后,小韩的父亲也赶到了医院,在我们采访的过程中并没有看到他的身影,庄女士告诉记者,他临时有事,回老家了。

(庄女士因为过度伤心,这几天来基本不进食,饿了也只是吃两口面包和泡面,记者为其买来牛奶水果等)

  (庄女士因为过度伤心,这几天来基本不进食,饿了也只是吃两口面包和泡面,记者为其买来牛奶水果等)

  在和女儿单独生活的七年间,庄女士最稳定的工作是替一家服装店看店,“帮忙卖衣服,底薪是一个月1800元”,在这之外,庄女士还有双巧手,给他人提供缝衣服、改裤脚等小针线活,收费并不高。这些收入就是这对母女的所有生活来源,但在读小韩读高中时候,为了让女儿专心学习,庄女士咬咬牙在县城买了套38平米的二手房,“从亲戚那里东拼西凑的钱,大概十几万”。小韩出事后,庄女士就把这套房子挂售了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相关信息感兴趣: